微博chinaspaceflight.Follow @cnspaceflight --论坛BBS

2017年8月5日至21日,航天员海上生存训练

2017年10月,意大利宇航员萨曼莎飞抵北京,进行3个星期的语言学习。


2017年8月,烟台航天员海上训练基地。

中国:叶光富、陈冬

欧空局:

德国宇航员Matthias Maurer

意大利宇航员Samantha Cristoforetti

载人航天中欧合作渐入佳境

2017年08月22日 21:11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烟台8月22日电 (记者 张素)由中国航天员中心组织实施的中欧航天员海上救生训练日前在烟台市附近海域圆满完成,多位专家22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对载人航天中欧合作表示乐观。

五年来,中国已突破掌握载人天地往返、空间出舱、空间交会对接、组合体运行、航天员中期驻留等载人航天领域重大技术。图为神舟十一号航天员出征仪式上航天员景海鹏(左)、陈冬向总指挥报告。(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宿东 摄

  “双方有共同需求,形成了合作焦点。”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副主任杨利伟说,中方独立自主形成了一整套完备的系统工程,欧洲航天局长期参与以国际空间站为代表的国际合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中欧双方可以发挥各自优势。

  “这次我惊喜地发现,我们已有许多共识。”欧洲航天员中心训练专家斯蒂芬尼·吉斯特说,“你问我觉得这次训练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吗?我的答案很简单,没有。因为这已经是一次完美的训练。”

  2015年5月,中欧签署协议在载人航天领域开展合作,明确2015年至2017年中欧参与对方的航天员训练活动。中国航天员中心副总设计师黄伟芬说,通过训练可以进一步加深中欧双方相互理解,为未来开展航天员国际合作提供行之有效的模式。

  中国航天员叶光富曾在2016年6月赴意大利撒丁岛,参加由欧洲航天员中心组织的洞穴训练。第二次与国际同行一起受训,他与同组的德国航天员马蒂亚斯·约瑟夫相处融洽。

  “我俩是一个乘组,经常在一起吃饭、散步、探讨业务。不仅是马蒂亚斯,许多欧洲航天员都表示愿与中国进一步交流合作,并且希望在来中国执行任务。”叶光富举例说,不少欧洲航天员计划来中国学习中文。

  22日在烟台举行的中欧航天员海上救生训练研讨会上,两名参加训练的欧洲航天员均使用中文发表感言,他们的中文水平令杨利伟感到惊讶。

  “学习中文已成为欧洲航天员的重要任务,几位航天员学习中文三四年了。”斯蒂芬尼介绍说,“意大利女航天员萨曼莎还将在两个月后到北京进修。”

  萨曼莎曾在国际空间站上执行任务,她说:“国际空间站并不是一下子建成,航天员也不是完美的,公众要能够容忍我们犯错。”

  欧洲航天员中心医生塞尔吉·瓦奎尔说,中医古老而神奇,“我和同事们都希望学到,怎样在太空里用中医解决医学问题”。(完)


2017年8月5日至21日,中国航天员中心在烟台附近海域成功组织完成了海上救生训练,这是我国首次在海上实施救生训练,也是首次有外国航天员参加训练。中国16名航天员和2名欧洲航天员参加了训练。通过训练,航天员掌握了海上自主出舱的方法与流程,熟悉了海上生存环境,掌握了生存方法,熟悉了海上救援模式,掌握了相关技能,提升了与救援人员的协同配合能力,磨炼了意志,增强了团队协作能力。本次训练是我国载人航天工程国际交流合作的重要项目,任务的圆满完成为未来的国际合作进一步夯实了基础。

此次海上救生训练,由中国航天员中心组织实施,交通运输部北海救助局提供训练保障,主要针对空间站载人飞行任务飞船应急返回溅落海上开展专项训练,旨在提高航天员海上自主出舱、生存和救援技能,磨练航天员意志品质,增强团队协作和实战能力。

海上救生训练设置理论培训、单项操作训练和综合训练3个部分。18名航天员按照3人乘组模式编为6个乘组,欧洲航天员萨曼莎·克里斯托弗雷蒂(Samantha Cristoforetti)(女)和马蒂亚斯·约瑟夫(Matthias Josef Maurer)被编入不同组别,与中国航天员共同完成训练。经过周密设计、充分准备和精心组织,全体航天员圆满完成了海上自主出舱、海上生存、海上搜救船救援及海上直升机悬吊营救等科目,掌握了海上自主出舱的方法与流程,熟悉了海上生存环境和救援模式,增强了与救援人员以及航天员之间的协同配合能力。

中国航天员中心副总设计师黄伟芬介绍,航天员海上救生训练是根据年度训练计划安排的,中欧航天员都表现出坚韧的意志品质和良好的精神风貌,展现出优秀的个人素质和技术水平。通过训练,进一步验证了航天员海上救生训练方案、海上营救方式、航天员海上自主出舱方法与程序设计的合理可行性、训练方法的科学有效性,为空间站任务应急搜救奠定了坚实基础。她同时表示,此次训练为载人航天领域开展国际合作探索出了行之有效的组织实施模式,为开展国际合作积累了宝贵经验。

2015年5月,中欧双方签署了《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与欧洲空间局关于在载人航天领域开展合作的长远目标和实施步骤》,明确了2015年至2017年为技术交流阶段,中欧双方参与对方的航天员训练活动。在此框架下,2016年6月至7月,中国航天员叶光富赴意大利撒丁岛,参加了欧洲航天员中心组织的洞穴训练。    


8月21日,中国航天员中心在山东烟台某海域圆满完成了海上救生训练任务,在历时17天的训练期间,16名中国航天员和2名欧洲航天员开展了海上救生专项训练。这是我国航天员首次在真实海域开展救生训练,也是首次有外国航天员参与我国组织的大型训练任务。

  在山东烟台某海域,中欧航天员海上救生训练就在这片海域展开,由两名中国航天员和一名欧洲航天员所组成的最后一支三人训练乘组,以及工作人员正在进行训练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训练主要针对空间站载人飞行任务飞船应急返回溅落海上展开,设置理论培训、单项操作训练和综合训练3个部分,全体航天员先后完成了海上自主出舱、海上生存、海上搜救船救援及海上直升机悬吊营救等科目。

  为了保证训练效果,这次训练还在海况条件较好时采用救生艇人工造浪的方式,模拟比较恶劣的海况环境,增加训练难度。

  中国航天员 叶光富:我们的飞船降落在海上,它就会随着不同的海浪和涌,会不断地摇晃,再加上我们的人工造浪,它会导致我们航天员在飞船里面将会受到这个前庭功能的刺激,这会导致你有一定的不适应,所以说这个过程对人的身体,也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18名航天员按照3人乘组模式编为6个乘组,两名欧洲航天员编入不同组别,与中国航天员共同完成训练。

  德国航天员 马蒂亚斯·毛瑞尔(Matthias Josef Maurer):这是欧洲航天员第一次参与中国的训练,通过这次训练,我们学习到了中方是如何组织训练的,对训练的程序和训练的标准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中方的训练标准非常高,为我们今后的合作奠定了基础。

  中国航天员中心副总设计师 黄伟芬:我们在水池和水库分别都进行过这个救生的训练,但这次我们在海上做的救生训练,无论是科目的设置,训练的内容,还是实施的规模,都是更加复杂的,因为风险很高,海上浪大,涌也大,然后这个天气的这个变化也是很快的,变化莫测。最主要的还是通过这个训练,使航天员能够熟练掌握海上自主出舱的方法和技巧和流程,熟悉海上生存的特点,磨炼航天员的意志,增强航天员的团队协作的能力,和他们的应变的能力,自主决策的能力。(央视记者 王晶宇 詹正旗 孔方舟 王琳 朱彦荣 赵鹏)


8月14日从北京南乘坐高铁G471次(07:10-13:05)抵达烟台火车站


2017年8月6日,宇航员费俊龙,翟志刚,刘洋参加海上生存训练。

Chinese, European astronauts to train jointly to survive sea landings

中国日报28 Jul 2017By ANGUS MCNEICE in London [email protected]

Two European and two Chinese astronauts will undertake an extreme sea survival training exercise off the coast of Shandong province in the first such maneuver to occur in Chinese waters.

Chinese astronauts Ye Guangfu and Chen Dong will join Samantha Cristoforetti of Italy and Germany’s Matthias Maurer for a 10-day joint training program in Yantai, on the Bohai Strait, in late August. During the exercise, they will be left at sea with limited supplies and equipment.

European Space Agency spokesman Pal Hvistendahl said the drill is part of a larger agreement between the ESA and the China Manned Space Agency to collaborate on astronaut training, scientific utilization and infrastructure.

“This group is advancing rapidly with exchanges of practices and training activities, notably survival training,” Hvistendahl said. “The objective of the cooperation with CMSA is to fly a European astronaut on the Chinese Space Station in 2022.”

The exercise is designed to prepare the astronauts in the event of an emergency landing in an extreme environment. Upon re-entry, spacecraft may be forced to come down in the sea, desert, tropical rain forest or on a glacier, in summer or winter. The astronauts must learn to survive for long periods on basic items provided in a capsule’s emergency pack.

The four astronauts have previously trained together at the European Astronaut Center in Cologne, Germany, and have taken to the sky in zerogravity parabolic flight maneuvers. Ye Guangfu has completed the ESA’s twoweek underground training program in Sardinia, Italy. Both Maurer and Cristoforetti have visited China before and speak Mandarin.

Maurer told the German magazine Der Spiegel: “They are great, very pleasant colleagues to work with. I would be really happy to fly with my Chinese colleagues to the station . ... This sea survival training is now a further step toward future cooperation between Europe and China in the area of space travel.”

The European and Chinese space agencies have significantly strengthened ties in recent months. This year, Tian Yulong, secretary-general of the China National Space Administration, told Chinese media he had discussed several joint proposals with the ESA including launch projects and a base on the moon.

Through its space program, China lifted the Tiangong-1 and Tiangong-2 space labs into orbit in 2011 and 2016, respectively. This allowed testing of the technology required to build a permanent, staffed space station.

http://www.pressreader.com/china/china-daily/20170728/textview



2017.07.24

Ein gemeinsames Training soll die Kooperation nun weiter vertiefen. Insgesamt zehn Tage sind die Esa-Astronauten Samantha Cristoforetti und Matthias Maurer im August in China zu Gast. In Yantai in der ostchinesischen Provinz Shandong absolvieren die beiden zusammen mit chinesischen Raumfahrern Überlebensübungen. Es ist das erste Manöver dieser Art in China. 

"Diese Sea Survival Ausbildung ist nun ein weiterer Schritt in Richtung einer zukünftigen Kooperation zwischen Europa und China im Bereich der astronautischen Raumfahrt", hofft Astronaut Maurer. Wie Cristoforetti spricht auch er Chinesisch. Und nicht nur das: Maurer kennt die chinesischen Kollegen auch persönlich - weil Ye Guangfu und Chen Dong schon am Europäischen Astronautenzentrum in Köln trainiert haben.


中国航天员中心烟台训练基地

工程性质:集训练、疗养、接待、研发为一体的综合基地

用地面积:10公顷

建筑面积:8万平米

本工程位于烟台市牟平区,北临大海,南接城市道路,是航天员进行海上着陆救生训练的地方,同时也兼具航空知识、普及展示、合作接待和康复研发的功能。航天协作楼整体造型是个矩形折板与一个椭圆台的组合,矩形折板外饰条码状装饰,寓意“数码时代”,并引发对周易“爻卦”的联想。椭圆体是建筑的中庭,在外观上隐喻为飞船的船体。航天科普馆为扁圆柱状,代表太空宇宙。底层的玻璃装饰使建筑形成漂浮感,上部条形金属外墙表示行星轨迹,圆形等孔洞造型代表太空生命物质。航天训练康复研发楼:两侧山墙斜挑,形态犹如一条巨轮,寓意为“神舟”飞船翱翔寰宇。


航天员海上培训基地今年将在烟台开建

日期:2009/02/04

  2月3日,烟台市召开了经济工作会议,在会上提出将于今年在烟台建设航天员海上培训基地。

  地球表面水面约占总面积的70%左右,航天器从外部空间返回地球着陆时,极有可能落入海洋或湖泊,因此,海上应急训练是所有航天员必备的训练科目。以往,中国航天员的海上应急训练一直在人造环境中进行,没有真实的风浪,训练效果受到很大影响。因此建立航天员海上培训基地迫在眉睫。

  烟台位于渤海湾,气候条件和海区域位置非常适合航天员海上训练。中国航天员海上培训基地建成后,将是继美国、俄罗斯之后建立的世界第三大航天员海上培训基地。(综文)

标签: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