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chinaspaceflight.Follow @cnspaceflight --论坛BBS

长征十一号小型固体运载火箭(CZ-11):2018年提供海上发射服务;后续型号起飞重量115吨,整流罩最大直径2.9米,700公里1.5吨

CZ-11   400公斤/700公里(SSO);500公斤/500公里(SSO)

CZ-11商业1型   500公斤/700公里(SSO)  2018 /路基、海上、冷热兼容

CZ-11商业2型   1500公斤/700公里(SSO)  2019 / 简易台架热发射


2017.08.09

目前,长十一项目团队正在研制的新型商业固体运载火箭起飞重量115吨,整流罩最大直径2.9米,700公里轨道运载能力将达1.5吨,将覆盖绝大多数低轨卫星发射需求。

据悉,这型新研火箭是我国历史上第一型按成本目标设计、生产、运营的火箭。“如今必须出去做调研,我工作十几年了,这还是第一次遇到。”严宝峰说。

此外,新研火箭将打造 “超强大脑”,通过单机集成,实现箭上电器一体化。“未来,我们还将利用智能化技术打造‘智慧火箭’,远程发射支持系统建成后就可以灵活选择地点发射火箭。” 


2017.07.25

据长十一总指挥杨毅强介绍:

目前,长十一主要瞄准国内低轨小卫星市场,已拿到十几亿订单。

此外,长十一项目组已对30多家卫星用户建立了名录,并与7家卫星公司协调ICD技术文件,正为10余家潜在用户做发射论证方案。

首先,高频次发射能力。长十一依靠自主移动测试发射平台,因为发射灵活机动,甚至可以在海上实施发射,理论上能高频次发射。

其次,快速履约的能力。一家小卫星公司今年成立,明年就要发射一颗星,从提出需求到实施发射也就半年的时间。

第三,物美价廉。目前,在国际商业发射中,小型运载发射报价一般为每公斤2~5万美元。未来,长十一的发射报价将不超过每公斤1万美元。

第四,管理模式创新。长十一推行项目制管理,在市场分析、市场推广、成本管控等方面形成合力。

所以说,长十一不到两年签署十几亿订单,这也只是它刚刚起步,“快箭长十一”未来商业前景无限。


海上发射商业一型———是长征十一号改进一级的固体火箭

我国长征火箭开发海上发射 助推商业航天

2017年07月07日09:32  来源:新华社 

针对国际商业用户的需求,我国长征火箭正开发基于固体运载火箭的海上发射服务。

6日,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所属中国长城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长城公司”)举办的长征商业发射用户大会上,长城公司副总经理付志恒说,近年来,许多地处赤道地区的国家对发射近赤道、低倾角卫星的需求越来越旺盛。发射这类卫星,离赤道越近,运载能力损失越小,发射成本越低。因此在靠近赤道的海上进行火箭发射,成为许多航天强国争相开发的一种发射模式。

“对于海上发射,我国目前已有明确计划。”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宇航部副部长唐亚刚表示,海上发射在技术上并不困难,海上发射平台可由万吨级的普通货船加以改造,火箭则采用对发射设施依赖较少、目前技术较成熟的固体火箭。

唐亚刚说,长征火箭今年将进行海上发射的关键技术试验,预计2018年就可以面向国际商业用户提供这种发射方式。届时,长征火箭可将500千克的卫星送到轨道倾角为0到10度,高度为500公里的轨道。

近年来,作为中国高新技术在国际市场上的一个金字招牌,长征火箭主动进入国际市场,深度参与国际竞争。据付志恒介绍,截至目前,各型号长征火箭已累计为国内外客户提供商业发射60次,其中搭载发射服务14次,凭借高可靠性的品质,在国际商业航天市场享有很高声誉。

在会上,作为长征火箭的用户之一,九天微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谢涛表示,航天领域有高技术,更有高风险。业内对航天的高风险有充分的理解,因此并不会因为偶然出现问题就丧失信心。

“过去十多年,长征火箭是市场上表现最好的火箭之一,目前来看,国内外市场对中国长征火箭很有信心。” 长城公司副总经理付志恒说。(白国龙)


中国计划在2018年推出海上发射服务

2017年07月06日 21:35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北京7月6日电 (记者 张素)记者从6日在北京举办的长征商业发射用户大会上获悉,中国计划在2018年推出海上低倾角发射服务。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所属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宇航部副部长唐亚刚在会上介绍这一消息。他说,这项发射服务将面向商业用户,对于低倾角卫星来说“将是比较划算的发射方式”。

  据介绍,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计划推出的海上低倾角发射服务,将使用基于成熟技术和产品研制的固体运载火箭,针对发射倾角在0至10度的任务需求。发射轨道最高为距地500千米,发射载荷质量最大约500千克。

  发射倾角是指卫星发射方向与赤道的夹角,卫星达到最小轨道倾角即所在发射场纬度。目前中国四个发射场中纬度最低的是位于北纬19度的文昌航天发射场。“发射地点距离赤道越近,运载能力损失越小。”唐亚刚解释说。

  1995年,来自美国、俄罗斯、乌克兰和挪威的四家公司共同投资海上发射公司(SeaLaunch),旨在利用移动海上发射平台,在赤道水域使用专门改进的天顶—3SL运载火箭发射商业有效载荷。该公司在1999年3月发射了首枚火箭。海射公司使用的是液体运载火箭,但因经营不善,一度申请破产。

  唐亚刚说,相对液体运载火箭来说,固体运载火箭对于发射设施的要求较低,“对普通的万吨级货船进行相应改造,就可以进行发射”。他表示将在年内开展试验。

  此次大会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所属中国长城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举办。该公司是中国政府授权的从事商业发射、卫星系统以及空间技术合作的商业机构。(完)


2017.03

澳大利亚墨尔本航展


2016.09.12 

500公斤SSO,750公斤LEO  长征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能适应简易场坪固定台架冷发射和机动发射平台冷发射。

400公斤/700公里SSO,750公斤/300公里LEO

350公斤/700公里SSO轨道——快舟十一号的运载能力为1吨;织女星1.5吨,织女星-C为2.2吨


长十一火箭有副“黑色铠甲”

发布时间 : 2016-12-23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古时战士出征通常都有铠甲护住身体重点部位,前不久出征太空的长征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简称“长十一火箭”)也有一副“黑色铠甲”,护住怀中的卫星,挡住征途中的凄风冷雨。

  这副“黑色铠甲”就是火箭的全碳纤维增强复合材料整流罩,与其他火箭的整流罩不同,长十一火箭的整流罩有更多的创新元素。

  长十一火箭的铠甲坚硬又轻便

  不管是长征三号甲系列运载火箭,还是长征五号、长征七号等新一代运载火箭,整流罩都是采用金属框和金属桁条结构。金属框就像是纬线,桁条就像是经线,横竖相交,支撑整流罩结构,为有效载荷打造一个密闭安全的运输环境。

  而长十一火箭的整流罩却另辟蹊径,采用全碳纤维增强复合材料制成。这种黑色的全新整流罩不仅刚度和强度大,重量也很轻。

  据航天材料及工艺研究所整流罩主管工艺张振宇介绍,最初长十一火箭的整流罩也和其它火箭的结构一样,但由于它的直径太小,金属结构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变形,装配时,千斤顶都无法修正。后来全碳纤维增强复合材料整流罩研制出来,不仅解决了装配难题,还增强了性能、提高了载荷。

  生产精度提高一倍

  关注火箭结构的人都知道,火箭整流罩分瓣来生产,最后锥段和柱段通过转接框来连接。

  长十一火箭飞行速度快,整流罩作为运载火箭首当其冲的部件,要承受各种复杂外力作用,而长十一火箭的整流罩却只分成两个半罩生产,是锥柱一体的结构,性能更高。

  张振宇说,火箭性能提高了,生产制造的难度也提高了很多,相比于液体火箭部段组合的方式,生产精度要比原来提高一倍。

  外层“防热衣”不走寻常路

  通体黑色的全碳纤维增强复合材料整流罩制成了,而液体火箭常用的软木贴片防热衣却不能满足长十一火箭的热环境需要。

  原来,液体火箭的整流罩都是在“钢筋铁骨”外面贴一层软木贴片,再在外面涂上防护漆,就足以应对飞行过程中的种种冲击,但长十一火箭却不能选择这款防热衣。

  据航天材料及工艺研究所防热涂层专项主任工程师左瑞霖介绍,长十一火箭的热环境更严酷,且需要长时间保存,软木贴片没有那么高的热防护性能,且不利于长时间保存。为此,长十一火箭采用液体火箭尾部等常用的防热涂层,在整流罩上系统喷涂。

  左瑞霖说,航天材料及工艺研究所为此开展了自动化喷涂工艺研究,将涂层厚度均匀性的累计波动值降低了一半,涂层减重达15%至30%,热防护效能更高。

  如今,长十一火箭飞行成功了,更多创新元素的必要性和可靠性再次彰显,后续,各种民用小卫星任务还将接踵而来,长十一这枚“亲民”的火箭必将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精彩。


长征-11具有较强的多星发射任务适应能力,可提供国际通用小卫星标准接口,包括包带、点式连接、立方星释放机构、轻型包带等;提供数十路不同类型的卫星解锁释放信号,供电能力覆盖毫秒至数十秒、毫安小电流至安培级大电流,满足火工品解锁、电磁驱动解锁、热刀熔断式解锁、记忆合金式解锁等常用解锁机构的需求。其遥二发射的卫星接口有Φ660型包带、机械式轻型包带、PSL立方星释放机构等。

目前我国在微小卫星领域中,卫星星箭接口尚没有统一的标准,每颗卫星的星箭接口均由星箭双方协调确定,从而导致我国的微小卫星分离方案多样、星箭接口差异较大、技术继承性和延续性较差,所以其系列化标准化工作还有待行业共同努力探索。

根据国际微小卫星接口发展情况,长征-11型号将重点推动微纳卫星接口的系列化和标准化,不仅可适应相关接口,也可提供立方星释放机构和轻型包带等标准化产品。




2016年6月1日,航天科技六院召开长征十一号火箭末修姿控发动机验收评审会,刘志让副院长出席。评审组由一院型号总指挥、总设计师、集团公司驻院质量代表及11所、7103厂、165所、一院相关单位的领导专家组成。评审组一致认为该型号发动机技术状态正确、过程质量受控、各项指标满足总体要求,产品验收合格。


蒋德中:长十一固体火箭向1.7吨运载能力迈进

2016年04月24日09:00  来源:人民网-科技频道

         长征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副总师蒋德中介绍,该型号火箭主要是在应急情况下来发射各种微小卫星和皮纳卫星,用于及时补充重建和增强空间信息系统,主要运载太阳同步轨道卫星和近地轨道卫星。它具备在700公里太阳同步轨道下运载380公斤的能力,后续还会开发改进,向实现1.7吨的运载能力迈进。

        在2010年10月份,集团公司内部立项组建型号队伍开始研制。到2012年底,国家就正式立项批复了,相当于正式成为“国家队”。到2015年9月份成功首飞,算下来差不多是五年的时间。但是,我想要达到这个研制周期这么短,能够成功飞行一个以前没有的型号,我觉得要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说一下。一是我们型号两种,在成立之初就有一个设计理念,既要务实也要创新,我们提出了一个口号,叫做综合就是创造,集成就是创新,要求大家继承但是不能守旧,创新但是不能忘本。就是说,在一些关键技术上要有预研基础,在继承上,我们这个型号基本上没有新的工艺、结构和器件,都采用了大量的成熟技术和产品。但是在创新,必要的创新是必须要攻克的。相对于我们的型号在研制之初,就梳理了六大关键技术,这六大关键技术里面的两项都是提前就开展研制了,就作为单项技术,像我们的一级大功率伺服能源就在2008年初就启动研制。大推力固体发动机在2009年就执行了第一次热试车。正是在大量的预研基础上,加上我们团队的集智攻关和大力协同,再结合一些继承,相对于相辅相成来实现了技术上的成熟。另外一个是严格的管理,这个型号成立之初就进行了全要素和全周期的一个策划,拟定了严格的研制程序,正是在这些指引下,我们型号经过了严格的方案到抽样到试样的研制过程,把我们的关键技术全部都得到了充分的验证,然后技术状态得到了有效的固化。我们的技术风险也是逐步地得到化解。通过这些手段,到了首飞之前,我们技术方案没有出现大的反复,试制的产品都是一次成功,都是在这个基础上。到了靶场以后,也是按一套的程序,大家听一个号令,咬定目标不放松,通过40天的靶场严密细致的工作,最终实现了首飞的成功。

         但是我提到这两点之后,另一点还是不能省略,一个是人的因素,一开始之初,我们固体运载,它毕竟是在我们国家还是没有的,是属于一个空白。所以,队伍始终保持一个紧迫感,就想急于给长征系列家族要填补空白,想加入这个大家族

         我们型号最大的特点就是四级串联的发动机都是采用的固体燃料,另外两个地方的燃料,一个是末修姿控发动机,采用的是液体燃料,但是我们采用预包装技术,还有我刚才说的一级伺服能源,这里面用到高压的氦气,氦气也采用了预包装的技术。这样我们的火箭最大的特点就出来了,它就是发射准备周期很短。刚才你提问里面已经说到它是快速发射载具,它把发射准备时间已经缩短到小时级,实现了24小时从接到任务到发射只需要这么一个短的时间。这是我们型号的最大的一个特点,就叫快速发射。

       另外一个特点,也是受益于固体燃料,它对发射场的保证条件要求很低,不需要在固定发射场进行发射,它可以实现在在任意机动的场频进行发射,比如有些特殊需求的用途去发射赤道轨道的卫星,我们可以安排在海上平台给它发射,也可以在铁路机动平台上发射,也可以在简易场频进行发射,我们可以给一些微小卫星、皮纳卫星用户,给它提供个性化定制的服务。

       另外在和芯片接口上面,我们也准备推出货架式的符合国际标准的安装支架,这样的话,各个卫星到了我们火箭上来之后,它只需要选择适合自己的位置坐下来,相对于是对号入座,只要给我交了费用,就运上它想要去的地方。

http://scitech.people.com.cn/n1/2016/0422/c1007-28298254.html


长征十一号火箭总指挥杨毅强:未来公众可随时购买卫星数据

       “长征十一号”的命名颇有深意。此前的“长征一号”、“长征二号”、“长征二号丙”,以及“长三甲”系列中的“长征四号”、“长征五号”等,都是液体运载火箭。“做固体火箭之初,我们向上级汇报,希望固体火箭重新命名。最终借用‘另起一行’这个俗语,将中国首枚固体火箭命名为‘长征十一号’。”杨毅强说。

         针对公众对“长征十一号”是否完全自主产权和“长征十一号”是否为中国首枚固体火箭的质疑时,杨毅强显得很激动。

       “我注意到,兄弟单位在某种特定环境下,也在固体火箭研发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无论是从运载能力和提供的轨道上看,还是从国际标准的星箭接口上看,‘长征十一号’都是当之无愧的国内首枚固体火箭,绝非是一个新技术的演示飞行器。”

     “长征十一号”配备4台固体发动机,位于火箭一级的发动机推力达120吨,为中国目前推力最大的发动机,可以一次将重达350千克的物品送达距离地球700公里高度的轨道。

         这头“猎豹”从“孕育”到最终“出生”,历经20余年。
        上世纪90年代起,中国多家相关科研机构,都尝试研发过小型火箭,但结果都不甚理想。其中,本世纪初兄弟单位曾研发过小型固体运载火箭,进行过3次发射,但都未能进入预定轨道。
          2010 年左右,研发固体动力小型火箭已是箭在弦上。一个很重要原因是,彼时的火箭固体动力技术已经成熟。与液体动力火箭在前苏联的帮助下研制成功不同,中国的固 体动力火箭完全是自主技术,起步于多年前杨毅强所在的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前身国防部五院的几位专家的药芯演示。
         技术问题得到解决的同时,外部的需求环境也趋于成熟。2010年前后,在“军转民”大背景下,民用火箭市场开始呈现趋势性苗头。2010年10月,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内部对固体动力火箭立项,两年后,该项目升级为国家级项目。

      “现在的液体火箭,造价一般都在亿元级,我们做固体火箭必须将成本控制在千万元级别,否则就没有竞争力。”千万元级别的成本控制源于多项关键技术的突破。“长征十一号”研制之初,杨毅强团队提出了六大关键技术攻关:火箭快速测试发射技术、发动机耗尽关机下的制导设计、一级大功率高压氦气挤压式伺服系统、研制国内推动力最大的一级发动机、良好的卫星发射环境保障,以及末级的轻质化技术。

       “长征十一号”的发射成功,让中国从此跨入固体动力火箭大国。“目前,我们的固体动力火箭应该排在世界第二、三的水平,比美国的‘米诺陶系列’差一点,比日本的‘艾普斯龙’综合性能好一些。我们力争在下一个型号的固体火箭发射时超过美国。

        构想中,未来的固体动力火箭在采用更大型的固体发动机后,运载能力在低轨中将提升至1700千克,运载能力约为现在的5倍。此外,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也期望小卫星能“走出国门”,杨毅强透露他们正在与国外一些实验室洽谈合作方案。

         今年5月份,国际小卫星大会将在马耳他举办,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将组团参加。“我会安排人做一个主题演讲,演讲题目就叫《个性化、定制化的小卫星发射技术》。”杨毅强补充道,“此举就是向全世界4000多家小卫星厂家展示中国固体动力火箭。”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46981




新一代小运载火箭 CZ-11首飞成功 我所研究设计姿控发动机表现完美
来源: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 | 发布时间:2015-09-25
          9月25日,我国新一代小运载火箭CZ-11首飞取得圆满成功,成功将四颗卫星送入预定轨道。作为火箭的重要组成部分,由我所研究设计的姿控发动机在首次应用的飞行过程中表现完美,为实现多颗卫星精确入轨做出了突出贡献,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自该型号立项研制以来,在进度紧张、指标要求高的情况下,我所研制队伍顽强拼搏、攻坚克难,创新工作方法和技术手段,解决了研制中的多项技术难题。在整个研制队伍的共同努力下,按节点高质量的完成了研制工作,为首次飞行成功交出了一份完美的答卷!


【长征十一号】航天科技网站专题:http://zhuanti.spacechina.com/n1038285/n1038502/index.html


长征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总指挥:“天下武功 唯快不破”

来源: 中国航天报日期:2015/09/25

          在长征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研制之初,有人曾这样问过该型号总指挥杨毅强:我国液体火箭技术发展已经很成熟了,也具备了强大的运输能力,还有必要搞“长十一”这类固体运载火箭吗?

        杨毅强的回答十分坚定:当然有必要。他认为我国大力发展固体运载火箭势在必行。

      “当前,小卫星发展与国计民生联系日益紧密,同时,小卫星发射方式正在由传统的搭载向个性化、定制化发射方向发展。”杨毅强认为,由于固体运载火箭在小卫星快速、便捷、廉价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受小卫星技术发展牵引,发展固体运载火箭已是大势所趋。

         精通武学的人都知道武林中流行这样一句话: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讲的就是习武之人认为,速度越高,胜算越大。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当今快速发展的航天科技。

       “以抗震救灾为例,长十一火箭可以在24小时之内将小卫星成功运送至灾区上空,对受灾情况进行快速勘察。而当前我国液体运载火箭在短时间内无法完成这种快速反应。”

        杨毅强举例说,我国目前在役的液体运载火箭射前准备需要20~30天,而具备快速发射能力的新一代小型液体运载火箭射前准备也需要7天时间,“长十一”与这些型号相比,快响能力不言而喻。

       “运载火箭的发展领域有多大,卫星的发展空间就有多广。固体运载火箭的发展,将直接带动快速响应小卫星的繁荣,逐步完善我国快速响应航天体系,可有效应对突发事件的应急发射需求。”杨毅强说。

       同时,杨毅强认为,由于小卫星研制成本较低,用液体火箭运载升空花费相对较高,从这个角度而言,固体运载火箭也是小卫星发射不错的选择。

        在型号立项过程中,杨毅强曾将我国航天事业发展现状与世界航天强国进行过细致对比。在对比中他发现,当前,美国、欧洲等世界航天强国或地区均拥有相当规模的固体运载火箭系列,固体运载火箭研制技术和能力正在不断成熟,并且部分国家固体火箭的运载能力已经达到1000公斤以上量级。

       “这种事实是不可回避的,看到差距才能产生动力。我国要向世界航天强国迈进,必须要大力发展固体运载火箭。”杨毅强说。

          长十一火箭的成功升空,也在一定程度上验证了我国固体火箭动力系统的关键技术。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从多年前起就开始以运载领域工程应用为目标,开展了120吨整体式大推力固体发动机关键技术研究,并且在技术基础和能力上都取得了突破。”

         杨毅强介绍,正是我国固体动力技术的长足发展,为成功研制长十一固体火箭创造了有利条件,同时随着该型火箭的成功研制和推广应用,必将进一步带动我国固体动力技术发展,实现固体火箭和固体动力技术的良性互动。(姚天宇)

标签: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