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chinaspaceflight.Follow @cnspaceflight --论坛BBS

嫦娥五号:将在2017年11月从文昌由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发射升空。

https://www.chinaspaceflight.com/bbs/viewtopic.php?f=3&t=65

2017.04.19

日前,嫦娥五号探测器已进入AIT研制的关键阶段,除着陆器外的各单器热试验改装工作均已顺利结束,轨返组合体热试验在KM7A容器完成总检顺利开机,上升器热试验在KM6F容器完成总检顺利开机。两个热试验的相继开机,标志着嫦娥五号正样器热试验验证工作全面展开。


2017.04.15

国防科工局在京组织召开探月工程三期暨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工程任务指挥部第六次会议。


2017.03.21

嫦娥五号推进系统独立评估第二次专题会在航天科技六院召开


2017.03.14

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召开2017年嫦娥五号、嫦娥四号任务工作会


2017.03.10

嫦娥五号轨返组合体吊装上热试验支架,即将进入KM7A开展热试验。


2017.03.04


2017.03.02

设计两种取样方式,用以丰富样品类型。其一是在月面打钻,是为取得较深层的月壤;其二是用机械臂在月球表面取样,在有限范围内“横扫”。两种样品的比例约为1:3,表面采取的更多一些。

不同于“天宫”系列与“神舟”飞船已进行的撞击式交会对接,“嫦娥五号”的上升器与轨道器在月球轨道上的无人交会对接是“抓捕式”。  说得形象一些,轨道器将携带“大爪子”,待上升器靠近时将其“抓获”。这次交会对接更对测控精度提出严苛的要求,“眼睛得好使,误差大了就抓不住。


2017.03.01

将于8月运抵文昌


2017.02.24

近日,航天科技五院508所完成了嫦娥五号第四批次空投试验降落伞装置包伞工作。

该空投试验是嫦娥五号飞行探测器降落伞装置正样交付产品批抽检试验,用于考核降落伞装置产品工作性能与质量,为分系统正样出厂评估提供支持。此次包伞用降落伞装置产品与嫦娥五号飞行探测器用降落伞装置产品为同批次加工产品,两者技术状态完全一致,因此本次包伞也是嫦娥五号飞行探测器任务包伞的一次练兵。 


2017年1月23日,探月三期项目办在航天城会展中心报告厅组织召开了探月工程三期嫦娥五号探测器研制工作汇报会。从测试覆盖性、力学试验、专项验证试验、发动机试车、样品转移过程、分离面火工产品、软件/FPGA评测、复核复审、现场安全等内容进行了讨论。


2017年1月15日,国防科工局在京组织召开探月工程三期暨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工程任务指挥部第五次会议。全面总结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工程研制及首飞任务情况,听取长征五号运载火箭第二次飞行任务和探月工程三期嫦娥五号任务各系统2017年工作计划汇报,审定两次任务研制总体安排。


       田玉龙:中国的月球探测并未就此结束,未来还可能对月球的南北极进行探测,并考虑建设月球科考站等,为实现载人登月做技术储备。他强调,火星探测和月球探测,将是中国实现航天强国的标志和带动性工程。

        2016年5月26日下午,国防科工局总工程师、国家航天局秘书长田玉龙在媒体通气会上回应称,中国探月工程分“绕、落、回”三步走,绕月和落月任务已圆满完成。根据探月三期时间表,计划将在2017年下半年发射嫦娥五号,实现月球取样并返回地球。相比之前只完成月球表面探测的“嫦娥三号”,“嫦娥五号”探测器功能更加复杂,重量更大。


计划是2017年11月从文昌卫星发射中心升空。



      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主任陈宏敏表示,2017年底计划采用长五火箭发射嫦五探测器。该中心将控制探测器在月面软着陆完成样品采集后,控制月面采样样品返回地面预定区域。目前中心正开展各项任务准备工作,计划8月初步完成方案编写和飞控系统开发测试。


探月三期进入最关键阶段  今年将完成三大任务

来源:中国科技网-科技日报 2016年03月07日

         科技日报讯 (记者付毅飞)探月工程三期总设计师胡浩代表此间向媒体透露,探月三期工程已完成关键技术地面验证和大系统协调匹配验证,目前已进入最关键的正样研制阶段。工程首发探测器嫦娥五号将在今年内完成总装测试。

        胡浩介绍,按照工程整体部署和计划,今年要完成三大任务:实施长征五号运载火箭首飞任务,其成败将直接影响后续任务能否按计划实施;完成嫦娥五号探测器的总装测试;建成阿根廷测控站,完成整个测控系统。

        我国探月工程总体计划分为“绕、落、回”三步,前两步已经实现,相比之下第三步任务难度更大、探测器更复杂。胡浩说,嫦娥一号是一个单体,在月球只绕不落;嫦娥三号有着陆器和巡视器,落月但不返回。嫦娥五号包括着陆器、采样上升器、轨道器和返回器,要落在月球上,采集样品并妥善保存,再从月球起飞,在月球轨道上交会对接,最后将样品带回地球。“四器”协同,任务要求设计比较复杂。

       此外,探月三期工程中探测器、火箭、发射场均为全新,有大量技术需要突破。

       胡浩还介绍,正样产品完成研制和测试后,工程将准备实施飞行阶段。嫦娥五号预计着陆地点距离嫦娥三号降落的虹湾地区不远。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探月工程三期总设计师胡浩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透露,科研人员对“嫦娥五号”的着陆区已经有了初步设想,位置距离“嫦娥三号”降落的虹湾区不远。


      胡浩的目光则对准了距离虹湾地区不远处的一片区域,那里将成为中国探月下一次“圆梦”的地方。


揭秘:四器合体的“金刚葫芦娃”

  嫦娥五号长什么样?

  与嫦娥一号、二号、三号相比,嫦娥五号执行的任务多,结构更复杂。嫦娥一号是单体,嫦娥三号由着陆器和巡视器组成。

  “嫦娥五号由轨道器、上升器、着陆器和返回器,像‘葫芦娃’一样串在一起共同组成。当然,任务中这四器会多次分离。目前,我们正在生产上天的产品,还要做一些实验,检查检测好的话就实施工程的飞行阶段。”胡浩说,“工程进行到决胜阶段,最重要的就是质量。”

  2015年,探月三期按计划完成了初样设计和产品研制。2015年底,发射场合练工作如期圆满完成,全面考核了工程大系统间的接口匹配性以及火箭设计、发射流程等环节的正确性。

  震撼:四个“首次”三个“全新”

  胡浩介绍说,嫦娥五号有望实现我国开展航天活动以来的四个“首次”:首次在月球表面自动采样;首次从月面起飞;首次在38万公里外的月球轨道上进行无人交会对接;首次带着月壤以接近第二宇宙速度返回地球。

  此外,嫦娥五号任务还有“三新”。全新的月球探测器——嫦娥五号、全新的火箭——长征五号、全新的发射场——海南文昌。

  “这一系列‘首次’和‘全新’,决定了我们有很多关键技术需要突破,工程难度很大。特别是采样、转移、分装都是以前没做过。在月球上自行发射、在月球轨道上交会对接,远距离小目标,很大程度上靠自主,可靠性、安全性需要地面反复验证。”胡浩说。

  按计划,嫦娥五号将从月球采回月壤。“这将是科研人员献给祖国的第一抔中国月壤。”胡浩说,带回它,相当于中国人第一次“触摸”到月球了。

  探月三期工程正在建设一个全新的模拟系统,尽量接近月球表面的环境,能使月球样品尽量“保真”,以便把最“原生态”的月球样品提供给科学家做研究。


 

       2016年2月19日,国防科工局组织召开探月工程重大专项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暨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工程、探月工程三期研制任务指挥部第四次会议,检查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工程、探月工程三期研制任务指挥部第三次会议部署工作落实情况,审议通过探月工程三期转入正样研制阶段、嫦娥五号任务正样研制阶段计划和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工程研制计划。  

         探月工程三期2011年正式立项。自2013年转入初样研制阶段以来,研制队伍团结协作,攻克众多关键技术,工程进展情况总体良好,各项研制工作稳步推进。2015年,探月工程三期以技术见底为核心,以落实研制流程为抓手,坚持把质量控制落细落小落实,科学安排工程研制和试验,按计划完成了初样设计和产品研制,通过技术攻关、地面试验、系统间试验、专题研究和全过程任务链路分析等,验证了初样设计、工艺方案和地面设备等,完成了各系统初样转正样研制阶段评审和探月工程三期转正样阶段评审。特别是,2015年12月,探月工程三期发射场合练工作如期圆满完成。此次合练,是新火箭、新探测器、新发射场、新队伍的第一次见面,是工程研制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全面考核了工程大系统间的接口匹配性以及火箭设计、发射流程等环节的正确性,进一步验证了嫦娥五号探测器系统、运载火箭系统初样研制状态满足任务要求,为实现长征五号运载火箭首飞和探月工程三期正样工作、确保2017年前后完成嫦娥五号研制并择机发射、如期实现探月工程第三步目标奠定了基础。


嫦娥工程技术发展路线

http://jdse.bit.edu.cn/sktcxbcn/ch/reader/view_abstract.aspx?file_no=20150201&flag=1

标签: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