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chinaspaceflight.Follow @cnspaceflight --论坛BBS

火箭残片坠入农户家中 尚不能完全避免

卫星火箭助推器残片坠入农户家中 尚不能完全避免

  27日上午,遥感二十七号卫星发射后,一块火箭助推器残片坠入陕西省一农户家中,专家指出——天降火箭残骸之祸尚不能完全避免

  本报记者 付毅飞

  8月27日上午,一块火箭助推器残片坠入陕西省安康市旬阳县红军镇一农户家中。在此之前约10分钟,我国太原卫星发射中心实施了遥感二十七号卫星发射任务。

  27日上午,一块火箭助推器残片坠入陕西省安康市旬阳县红军镇一农户家中,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在此之前约10分钟,我国太原卫星发射中心实施了遥感二十七号卫星发射任务。航天专家、中国航天科工二院二部研究员杨宇光表示,火箭残骸落区的选择和设计是航天任务中极为重要的部分,但就目前广泛使用的一次性火箭而言,残骸带来的风险不可能完全避免。

  实施此次发射任务的长征四号丙运载火箭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八院研制。该院长征四号总体主任设计师吴佳林表示,此次任务规划落区时,先设计了一个理论中心点,然后结合风力影响、坠落姿态等因素,围绕该点以大约20公里为半径划出一个散布范围。“长征四号丙火箭一子级飞行高度约为91公里,分离时距出发点的地面距离为50多公里,最终坠落地点离发射场670多公里。”他说,“残骸坠落的位置距中心点10公里左右,没有超出落区范围。”

  近年来,火箭残骸“扰民”事件时有发生。2012年3月底,实施亚太7号卫星发射任务的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残骸落到贵州一个村庄附近,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但冒出刺鼻黄烟,吓坏了村民。据报道,黄烟为四氧化二氮残留,有剧毒。

  杨宇光说,现役长征火箭以四氧化二氮为氧化剂,偏二甲肼为燃料。四氧化二氮具有强腐蚀性,大量吸入会烧伤器官;偏二甲肼是神经毒剂,会对神经系统产生很大伤害。因此让其充分燃烧、减少残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吴佳林介绍,长四丙火箭在一子级设计上将推进剂的安全余量留得很少,在飞行过程中尽量使其耗尽;储箱表面也涂有警告标识。杨宇光介绍,火箭的末子级在完成任务后要把推进剂及高压气体排空,电池内的剩余电力也要放掉,以免火箭在空中爆炸。

  所幸的是,此次坠入农家的是火箭发动机残骸而非燃料储箱,不会对健康和环境产生危害。未来我国新一代火箭将采用绿色无毒的液氧煤油及液氢液氧燃料,更不会存在污染问题。但不论有毒无毒,巨大的残骸从天而降,总是很吓人的。

  火箭弹道设计专家、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一院总体设计部研究员余梦伦院士曾向科技日报记者表示,火箭残骸落地是各国进行航天发射时都要面临的问题,我国对此有着严格规定。

  杨宇光说,任务实施前,对每条新的弹道都要进行落区的设计和勘察,尽量避开重要的公路、铁路,以及密集的人口居住区,但我国酒泉、西昌、太原三大发射中心都在内陆,受地理条件限制,运载火箭的航迹不可能完全避开有人居住的区域。将来海南文昌卫星发射中心投入使用后,火箭残骸将落在海里,造成危害的可能性将大大降低,但其落区的设计也要避开飞机、船只频繁出没的航空、航海线。

  除落区、弹道设计,运载火箭自身也具备一定的落点调节能力。杨宇光说,其中主要有两个参数,一是对飞行的俯仰角进行调节,以调整火箭残骸落点与发射点之间的距离;二是调整火箭的飞行方向。但他认为,基于一次性火箭技术,只能尽量让残骸落点更精确,不可能完全避免其带来的风险。“只有采用可重复使用火箭技术,才有望从本质上解决这一问题,至少在正常工作情况下,火箭会受控回收,不会有残骸坠落。”他说,但他认为,这项技术目前还很难实现。

  余梦伦曾介绍,我国一直在考虑如何控制火箭落点,比如研制“可回收”火箭,完成任务后像飞机一样飞回指定地点,从根本上解决残骸问题。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国内开展了一些相关研究,不少论文在学术期刊上发表,但截至目前,官方尚未发布确切研究计划。

标签: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