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chinaspaceflight.Follow @cnspaceflight --论坛BBS

广州开发区1号(KS-2):2017年底-2018年初搭载发射

“90后”创业者研制物联网通信卫星“广州开发区号”卫星最快年底将发射

2017-04-17 

年轻的创业团队在认真研发新技术。 南方日报记者 梁文祥 摄

在广州开发区科学城一家众创空间——印客时光三楼,90后创业者罗澍和他的团队成员正在忙着研制KS-2通信卫星。这颗卫星将命名为“广州开发区号”,是罗澍创办的广东科创航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科创航天”)独立自主研制的第二颗卫星。

去年年底,科创航天研制的首颗通信卫星KS-1Q搭载长征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成功进入预定轨道,并完成了包括电源、通信装置、抗辐射能力在内的一系列测试,结果符合预期。“KS-1Q只是一次试验,而‘广州开发区号’则将正式开始商业化运用。”罗澍告诉记者,“广州开发区号”卫星将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发射。

南方日报记者 陈景收

专注卫星物联网通信首颗卫星试验成功

科创航天创办于2014年,罗澍任CEO。不过,罗澍团队对于小型卫星商业化运用的调研则开始于更早。“我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对国外相关领域的公司进行了充分研究,寻找我们创业的切入点。”罗澍告诉记者。

经过详细比对研究,罗澍发现,在利用卫星进行地球监测领域,国外的产业化程度已经很高。以美国一家商业化的小型卫星公司为例,其发射的88颗卫星可以实现每天给整个地球拍照一次的速度,卫星图片广泛应用于森林防火、企业排污监测、土壤和农作物信息监测等。“客户只要向这家公司发出申请,第二天就能拿到实时图片。”罗澍告诉记者,这家企业提供的图片,不仅更新速度快,而且精度很高,可以分析出农作物含水量、施肥够不够等数据,为客户决策提供依据。

最终,罗澍团队决定差异化竞争,深耕目前并不成熟的卫星物联网通信领域。换言之,罗澍希望,未来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的智能机器、传感器,都可以通过科创航天制造的卫星实现实时双向通讯。

罗澍告诉记者,目前,智能设备之间的信息传输主要是通过手机信号,也就是依赖基站。其缺点就是,基站覆盖面小,在人烟稀少的山区、海上、荒漠等地方通常没有信号,而卫星通信则不受此限制。

幸运的是,公司刚成立时,罗澍便拿到了订单。“第一个客户同时也是我们的天使轮投资人。”罗澍告诉记者,这位投资人从事农业大数据领域,其公司有先进的水分传感器技术。目前,这家企业主要依赖基站信号,实现传感器与大数据平台的信息传输。“未来,他们想把业务拓展到基站覆盖不到的地方,就需要卫星通信。”

拿到投资人几百万元的风险投资和订单后,罗澍和他的团队便开始研制卫星,目前已经具备整星研制能力,关键零部件全部自研自制。

去年11月10日,伴随着长江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的轰鸣声,科创航天研制的首颗通信卫星KS-1Q被成功送入预定轨道进行相关测试,其发回的测试数据均在正常范围,符合预期。“第一颗试验卫星的成功,为接下来的商业化应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罗澍告诉记者。

科研团队年龄30岁以下均是多年航天发烧友

“卫星的作用很大,但过去只有依靠国家力量才能研制。不过,随着现代电子技术、高集成化技术发展,卫星可以做得很小,从而减少制作和发射成本。”罗澍告诉记者,航天器的发射成本大概是10万元/公斤,因此,微小卫星发射成本并不高。以不到两公斤的KS-1Q为例,其成本从研制到发射,仅需一百万元,“相比科研院所动辄几千万的卫星发射费用相比,微小卫星商业前景很可观。”

对卫星商业化应用的了解,得益于罗澍多年来在卫星和航天领域的钻研。罗澍毕业于中山大学通信工程专业,而早在读小学时,他就看着神舟五号飞船发射直播萌发了航天梦想。

罗澍的母亲是大学老师,这让他可以很早就接触到大学图书馆里丰富的专业书籍,也认识了很多理工科老师、学生,从而积累了很多航天知识。13岁那年,他便加入了科技爱好者社交网络--科创论坛,结识了一批航天发烧友。

2011年,这群航天发烧友组建了科创航天局,罗澍担任主席。在此期间,他与发烧友们尝试了自制小火箭发射活动。

“虽然我现在不打算再造火箭,但是这些经历、在论坛上积攒的这些人脉,成了我现在创业必不可少的元素。”罗澍告诉记者,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刘虎,以及其他科研人员,均是他在论坛上早已认识的朋友。“年龄都在30岁以下,利用互联网搜索前沿知识,进行快速学习的能力很强。”

目前,罗澍团队里共有10名科研人员,其中不少是“90后”。他们有的还在读书,有的本已有工作,辞掉工作后加盟科创航天。这些人均有扎实的电子通信基础,并且是多年航天发烧友。

“到目前为止,我们造卫星花了差不多三百万,其中大部分是人力投入。”罗澍告诉记者,从确定项目目标到分解研发任务,研发的每个环节都需要专人负责,负责人的技术水平决定了这个环节的工作可以达到什么水平。只有研发团队能力强,产品质量才过硬。

“以KS-1Q来说,我们将公司两年来的所有研发成果都组合于它一身。通信机迭代了6次,电源迭代了4次,整星机械迭代了8次,最终各项零部件才达到需要的指标。”罗澍告诉记者。

率先开展“开源卫星”项目开发区制造业基础是保障

据悉,当前中国民用卫星发展缓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卫星行业处于垄断局面,各家单位在制作卫星时,得重复实现相同功能,其制作成本高、困难大。

为了改变这种局面,科创航天开展了“开源卫星”项目,成为全国唯一一家开展此项目的民营公司。“我们将公布卫星制作的图纸,并开放数据的格式标准,让未来制作卫星变得有据可循。”罗澍告诉记者,民用卫星的组成部分包括卫星平台、载荷和地面系统三部分。其中,卫星平台是基础,载荷是卫星的功能。

目前,科创航天正采用开源硬件的形式进行KS系列卫星平台的开发,同时为客户提供定制载荷、出售卫星零部件、地面监控站设备等。

创业两年就取得如此成就,罗澍认为,这得益于黄埔区广州开发区的制造业基础。“我考察了全国300多家企业孵化器才选择了落户广州开发区科学城,这里高科技企业多,制造业供应链完整。基本上,我们需要的供应商都能在这里找到。”罗澍告诉记者,航天企业需要尽可能整合产业链,才能做到成品质量的可控。

比如,国内乃至世界领先的电路板生产企业——兴森快捷就在广州开发区,“这家企业具有军工局、宇航局PCB板生产能力,产品质量过硬。”罗澍说,科创航天卫星的电路板都是交给兴森快捷生产,其电路板制作和元件安装工艺先进,保障了卫星系统的可靠性。

此外,基于广州开发区孵化器配套完善、环境优质,也让罗澍团队能够潜心搞科研。印客时光所在的广州光机电技术研究院,以及广州开发区其他企业、孵化器拥有众多实验设备和仪器,可以满足科创航天卫星研制试验需求。“这大大减少了我们设备投入成本。而且申请效率高、价格便宜。”罗澍告诉记者。

虽然,科创航天的卫星要等到“广州开发区号”发射才正式实现商业化。不过,依靠出售卫星零部件、地面监控系统设备等,科创航天已经实现了收支平衡。近期,科创航天还分别与航天八院、深圳航天东方红海特卫星有限公司,分别就研制长征2D运载火箭的通信设备、X射线脉冲星导航卫星通信设备均达成合作。“我们对于未来的商业化道路很有信心。”罗澍说。


25岁创客造卫星 “广州开发区1号”最快年底升空

2017年04月17日 09:49 来源:广州日报

  最快今年年底,一颗命名为“广州开发区1号”的卫星将发射升空。这颗微小卫星由一个10人左右的创业团队在黄埔区、广州开发区一间众创空间里制造,负责人是出生于1992年的中大毕业生罗澍。去年,这个团队曾通过长征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将独立自主研制的一颗通信卫星送上太空。

  一颗“高精尖”的卫星如何与广州的年轻创客发生联系?作为广州唯一一家私营航天企业,研究微小卫星,孕育着怎样的大未来?

  2016年11月10日7时42分,长征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首次带着民企制造的几颗卫星升空。其中,由位于黄埔区、广州开发区的广东科创航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科创航天”)独立自主研制的首颗通信试验卫星KS-1Q,也被成功送入预定轨道。

  “首颗创客卫星成功发射!”“大学生发射卫星不是梦!”当时,国内媒体纷纷报道,送给科创航天CEO罗澍无数的掌声。如今,KS-1Q已经完成了预定试验项目,比如验证科创航天自行研制生产的星载电源,拍摄太空实景视频,测试虚拟现实(VR)直播体验功能等,目前进入了休眠状态,等待有机会再次启用。

  “上次成功发射的经历,证明我们不是痴人说梦。技术难关已经突破,下一步目标是寻找微小卫星的商业价值。”罗澍说。

  寻找微小卫星的商业价值,他们找到的突破口是智能农业。支持罗澍的是同一个投资人黄先生,他的创业公司从事农业数字化。2014年底,罗澍把自己的微小卫星应用构想讲给黄先生听,成功得到了他几百万元的风险投资。这次,黄先生希望通过天上一颗卫星,解决地下的智能灌溉问题。

  一直以来,农作物如何灌溉仅靠代代相传的传统经验。如果可以制作一些像探针一样的水分仪,大量直接插入土地里,感知土壤水分含量变化,就可以为农民灌溉的频率和强度提供参考。如今,这些水分仪已经研究出来了,发射一颗卫星通过传感器收集实时数据,变成了项目的关键。

  卫星工程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发电配电、保温辐射、电子通信、光学跟踪、燃料化学等多个领域。最困难的是抗辐射设计,幸好KS-1Q在轨道上送回的数据,让他们更有把握对抗太空辐射环境。

  据透露,这颗微小卫星重约5公斤,对比KS-1Q仅1.4公斤的重量重了不少。“这一次,技术已不是太大的问题,”罗澍反复强调这点。在研究过程中,黄埔区、广州开发区为科创航天提供了扶持经费,卫星拟命名为“广州开发区1号”,最快今年年底或明年初,它将通过搭载火箭飞上太空。

  “追星少年” 起步于一个论坛一个车库

  1992年出生的罗澍,2015年从中山大学毕业。他从小就是一个“火箭迷”,他的追逐梦想之路,落脚于一个论坛。

  2005年,罗澍在搜寻相关资料时接触到了科创论坛,这是国内最早的一个科技爱好者聚集地,一下子吸引了还只有13岁的罗澍。他大胆地用刚学的C语言编写成仿真软件,用来解弹道计算的方程,结识了众多的行业前辈和技术达人。

  上了大学后,家境殷实的罗澍把理论变为实践,“捣腾”起了火箭的研发,一下子成为中大的焦点人物。

  2011年,科创论坛宣布国内第一家专门从事民营航天的机构——科创航天成立,罗澍于2013年当选为科创航天总工程师。

  广州开发区 提供众创空间实验室支持造卫星

  罗澍对未来雄心勃勃:“能不能自己制造一个卫星?”他的工作场所是广州市内一个车库。“第一次知道他们的工作环境,我很惊讶,大梦想应该有个好平台。”广州市光机电研究院院长任豪说,他热情提出,可以免费提供位于黄埔区、广州开发区的“印客时光”众创空间的办公场地,实验室开放使用,光学仪器测试装备可以帮助卫星测试。这间200平方米的开发区大房间,成为了这个年轻创业团队的事业起点。

解密造 “星”

  未来开放设计资料 大众可免费下载

  定方向 做小微卫星才是民营企业的事

  一群卫星爱好者,没有大资金和系统内的背景,只醉心于尖端技术的研究。有了团队,有了公司,他们开始向未来进发。

  “我们很早就确定了方向——做微小卫星,国外已经有很成熟的产业链了,国内才刚刚起步。”罗澍说,单颗大型商业卫星的发射成本就高达 5000万~ 4亿美元,它们造价高昂,民营企业几乎没有参与空间。然而近年来,事情出现了转机,很多国外卫星创业公司瞄准了重量轻、造价低的小卫星,做成了大生意。

  定模式 组建卫星网拍摄地球赚大钱

  “比如美国的Planet 卫星成像公司,他们一次性把 88 颗立体卫星发送到近地轨道上,每颗只有5公斤,组成卫星网,每天拍摄整个地球陆地的图像,并进行实时传输,”Planet 的商业模式在罗澍看来,“简直是在天上装了一台印钞机”。

  科创航天希望走一条相似的路,以建立微小卫星全球组网并服务于大数据和物联网为目标。具体的做法是,终端将地面传感器收集的数据上传至卫星,卫星对数据进行存储,然后转发至地面站,地面站对数据进行初步处理,通过互联网、 移动通信网等手段分发最终用户。

  据预计,在合理设置目标、项目规模的前提下,整颗卫星的成本含发射费用约4万~10万美元/公斤。

  兼盈利 售卖零部件给科研院所获得收益

  截至目前,科创航天“烧”掉的研发费用在300万元左右。这家创业公司还有一个很牛的地方,就是能维持盈利,“我们售卖微小卫星的零部件给科研院所,有一部分的收益。”

  在中国进行民营航天事业的创业,也够幸运,因为中国已跻身卫星发射商业领域主角,火箭发射次数全球数一数二,商业搭载卫星却“物美价廉”。“我们现在就走审批程序,希望能赶上合适的那趟火箭。”罗澍说。

  未来的目标已定,科创航天还有一个疯狂的想法——未来卫星的代码、图纸、工艺流程等一切设计资料,大众不仅可以免费下载使用,还可以参与到研发过程中。

  “微小卫星没有想象中那么神秘,我们完全降低技术门槛,使更多人加入进来,共同实现国人的航天梦,”在罗澍这个90后创业者心目中,始终不忘当年自己的论坛成长经历,希望以开放、共享的方式研制卫星。


标签: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