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chinaspaceflight.Follow @cnspaceflight --论坛BBS

北京微星脸科技有限公司:航天科普卫星星座(11颗微型卫星组成,空客设计)

卫星脸创始人赵宁:将中学生航天科普进行到底

发布时间: 2016-05-18 18:32:56  |  来源: 中国网 

        上个月,赵宁刚过了自己的51岁生日,这也是赵宁创业后的第二个生日。从决定创业开始,忙碌和质疑这两个关键词一直伴随着赵宁。

        5月16日,由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主办,未来网、北京微星脸科技有限公司承办的2016年全国中学生航空航天知识大赛正式启动。身为北京微星脸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从嘉宾确认、活动布置到媒体安排,赵宁一刻不停。“今天我们是在做一件利在当今功在未来的事业”。虽然已经连轴转了多天,赵宁讲话时仍然十分兴奋。

        50岁,知天命的年纪,大部分人会选择安于现状,认为自己的人生已经定格,但年过半百的赵宁似乎更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希望在耄耋之年回首往事,心里能够坦然”,于是他毅然放弃稳定安逸的小日子,加入创业大军的洪流,一如年轻时,没有跟父母商量,就放弃了国家干部的铁饭碗。

卫星脸以及赵宁的科普版图

         由于专业是土木工程,赵宁创业前所有的工作经历几乎都围绕着房地产,但他的首个创业项目却叫做“卫星脸手机APP软件”。“简单的说就是向空中发射卫星,然后将卫星与手机App关联起来,用户可以通过App向卫星发出指令。”赵宁的目标用户是学生,利用卫星搭载的设备在太空中获得数据下传到地面站的服务器中,再提供给学生。学生们在手机的APP上接收到数据,进行航天知识的学习和研究,最终形成一个中学生的天文科普社交平台。

        发射小卫星?50岁的赵宁,没有航天专业背景和从业经历,开口就要发射卫星。受邀主持知识大赛启动仪式的前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现任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直言对赵宁的勇气感到“钦佩”,但大部分时候,赵宁的创业举动得到的是来自各界的质疑。

       在普通人看来,发射卫星是遥不可及的事情,更何况是要开发一个中学生就能操控卫星。但这恰恰是赵宁眼里的风口,“现在正值卫星产业大变革时期,过去小卫星多用于科研,商业化运用得很少。而且从中学生科普角度切入,这也是一片蓝海,因此卫星脸具有不可替代性。”

       赵宁的坚信并非空穴来风。根据产业信息网发布的《2015-2020年中国卫星通信行业市场运行态势及投资前景分析预测报告》,2000年时我国卫星产业规模还为100亿,十年后这一数据上升到755.8亿,到2014年,仅卫星导航一项产业规模就达到了1330亿。卫星发射以及服务已经从国家战略层面向商用演变,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产业。

        2015年7月,财政部发文,“境内单位提供航天运输服务适用增值税零税率政策,实行免退税办法。其提供的航天运输服务免征增值税,相应购进航天运输器及相关货物,以及接受发射运行保障服务取得的进项税额予以退还。”简单说就是发卫星不交税了。

       除了市场的利好、政策的偏向,在技术上,发射小卫星也不是难题。很多航空公司都已经开放卫星定制的生产和服务,类似于衣服鞋帽的“高端定制”。卫星制造商根据客户的要求来打造一颗卫星,然后联合卫星运营商,选择发射服务商,将卫星发射到轨道上。因此并非航天技术科班出身的赵宁才有底气,“发射小卫星”其实是购买成熟的卫星制造与发射服务,并不存在技术困难。

       在2015年3月初,北京微星脸科技有限公司已经与发射小卫星经验丰富的欧洲空客达成合作,而后者已经完成初步设计。赵宁预计,在2016年底,针对国内大众的卫星星座拍摄遥感影像产品也将设计完成,航天科普工作将不限于中学生,卫星脸的客户群将进一步扩大。

航天梦,科普梦

       在赵宁还是小孩子的时候,父亲送给他一本《航空知识》,从此就为他开启认识宇宙的窗口。现实生活平凡琐碎,他也像大部分人一样过了几十年的普通生活。一次偶然的机会,赵宁看到一篇文章《大数据小卫星》。

      “看一遍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又过了几天,赵宁再次翻开杂志,重读这篇文章,“可以用‘怦然心动’这个词,我发现,卫星产业正在经历着一个产业的大变革。这个变革如同我们当初的大型计算机向PC转变的过程一样。印象里高大上的卫星,正在向小快灵的方向发展。由高成本到低成本,并且集成化增加,微小公司也可以做卫星,这种想法一下子‘闪出来’了!”赵宁顿时异常兴奋,他觉得自己终于等到了人生的机会。

       就这样,赵宁的航天梦、科普梦瞬间被重新激发,学技术、搭团队、寻找卫星商业合作伙伴……50岁的赵宁怀着梦想开始了他的创业之旅。

      “航天科普知识是人类探索大自然的必然结果,它从我们内心深处渴望了解大自然了解宇宙中来,那正是人类文明的奇点!中学生不缺手机,不缺网络,最缺的是对他们求知欲、想象力、创造力的一种深切关怀,而我们现在做到了,他们可以看到激发他们求知欲、创造欲的东西,并且为他们打开一扇通往星空的大门。”赵宁在央视《创业英雄汇》节目中说。

         做航天科普要公益还是商业,赵宁有自己的思考,他认为“卫星脸它的价值秘密是它释放出了科普经济的宇宙能量,改变了公益就是纯公益,而是公益原本就是商业模式的一种,只是其产生的商业价值又用于公益而使其良性发展,使科普数据在流动中通过游学、卫星遥感应用等产生价值,反哺了科普内容,将未来产业的科普纳入其中。”

          目前,赵宁的航天科普事业版图已经扩大到了游学项目,规划路线,带孩子们去美国西雅图、休斯顿、华盛顿等地看飞机组装、看飞行器博物馆,赵宁甚至带专家去北京宏志中学给学生们义务讲解卫星组成等航天知识。这所有的一切都围绕着“科普”这两个字。赵宁的行动也得到了越来越多业内人士的认可和支持。此次与未来网合作举办“2016年全国中学生航空航天知识大赛”,赵宁回忆,“与未来网负责人10分钟就谈成了”。

         赵宁的儿子也在读中学,无形中给了赵宁动力。“科普孩子就是科普中国,科普中国就是为中华民族建设灿烂的未来”,赵宁在大赛启动仪式演讲中最后说到。

        或许科普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但赵宁已经在路上了。


201507  南方周末

        赵宁在创建自己的民营航天公司之前,他做过建筑公司、外贸公司和房地产公司,但一直是航天发烧友,这是一种情怀,也更能理解航天爱好者需要什么信息和科普产品。

         他对进入航天领域的产品趋势,有过认真思考。他觉得,胡振宇搞的探空火箭,不是火箭产业的发展方向。“毕竟从Space X来看,运载火箭才是商业价值的趋势所在。不过从探空火箭做起,也是一种现实,不得已而为之。他掌握的难度比较大,可以调动的资源比较少。”而对于自己的创业,赵宁找到的产品是卫星。“我期望自己的航天公司,最终能拥有15颗卫星。”

        在赵宁看来,未来民营航天的真正发展点和突破点,还应该是在卫星上。目前,卫星产业正在进行一场变革,从高大上的大卫星,正在向小、快、灵、低成本部署的方向发展。斯坦福大学已经完全把微型卫星体系标准化了,所有的标准件,包括热控系统、控制系统、星载计算机系统、通讯模块、天线、太阳能电池板,全部都已经标准化、模块化。

        目前,赵宁公司的产品就是微型卫星。他的公司名称是“北京微星脸科技有限公司”。“通过手机上安装我们公司的这个APP软件,可以实现通过手机直接与卫星进行交互,我们可以向它传达我们的命令。”赵宁说,他潜在的客户将是中学生。为了航天科普,他准备建立一个11颗微型卫星组成的“星座”。

民营资本怎样参与中国航天?

        如何将卫星发射到太空,赵宁的计划是与国外航天公司合作,“一个私人公司,一个很小的项目,你去找中国航天、中国长城公司去给你发射,我估计可能还有很多方面的限制和制约”。

        但是如果在等一段时间,赵宁或许能在国内找到合适的民营运载火箭公司助其发射卫星。一位要求匿名的创业者已经开始组建自己的运载火箭公司。

         这位北航毕业生,曾在体制内做过多年的航天基金投资。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已经网罗了一批技术人才,“前段时间胡振宇把民营航天的概念炒得比较热,其实东西又没出来。我在圈子里面也认识不少人,这些人都还是比较务实的一帮人,也希望我们这个公司,能真正把产品做出来以后,再有一些媒体的宣传。”

      “可以跟你分享的,第一点,我觉得航天整个系统工程,技术壁垒还是很高的,所以说你是完全用民间的力量,我觉得是不现实的。肯定要借助现有体系的资源,在技术储备上肯定站在现在中国航天这么多年积累的前提下去做。第二点,现在你搞民营航天,不管做探空也好,做运载器也好,最好是国家的一个补充,而不是一个同类的产品。”他说。


标签: none